2007年7月24日曼德拉與孩子們同切生日蛋糕,慶祝89歲生日。新華社發
  曼德拉的“私人醫生”羅才貴。
  曼德拉生命中的片段
  曼德拉首次訪華並登上長城。
  1994年,國家有關部門決定派遣一位中醫為南非傳奇英雄曼德拉治病。身陷囹圄27年的曼德拉身體積累了大量的慢性病,在更換了多次私人醫生後,最終選中了中醫。成都中醫羅才貴“打敗”國內眾多同行,成為了那個幸運者。
  作為曼德拉的私人醫生,羅才貴跟曼德拉幾乎朝夕相處。有時候治療時間晚了,羅才貴就在總統官邸休息,他的卧室和曼德拉是斜對門。在長達一年的時間里,曼德拉對羅才貴十分信任,經常以“兄弟”稱呼他。
  對於曼德拉的逝世,羅才貴很失落,很感傷:“他嚴謹、果斷、謙和,是個非常偉大的人。”
  A面
  白髮老人一身頑疾
  “非常謙和,總是笑嘻嘻的。”
  1994年1月8日,羅才貴從北京出發,飛機降落在南非約翰內斯堡。此時,中非還尚未建交,在中方設立的非洲問題研究中心住了20天之後,羅才貴在官邸見到了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他就是納爾遜·曼德拉。當時的曼德拉正處於競選的關鍵期。
  “非常謙和,總是笑嘻嘻的。”這是曼德拉給羅才貴的第一印象。
  27年牢獄生活給曼德拉留下了大量的頑疾。肩周炎、脊椎突出、腰肌勞損……羅才貴的工作就是用中醫治療手法為他減輕痛苦,使他在大選中保持良好的健康狀態。
  最初的三個月,羅才貴和曼德拉的交往僅限於禮儀性的問候。時間久了,彼此相互熟悉了。
  “他太累,一天工作18小時。”
  1994年5月10日,曼德拉競選成功,成為南非歷史上首位黑人總統。成為總統後的曼德拉更辛苦了。羅才貴每天給曼德拉治療時間為1個小時,考慮到總統工作較忙,治療時間集中在下午或者晚上。有時候,治療時間太晚了,羅才貴就直接在總統官邸休息。他和總統的卧室是斜對門。
  “早上7點開始工作,一直到深夜12點或者是1點才關燈休息。”羅才貴可以清楚地看到總統房裡工作時的狀態。他是一個特別嚴謹的人,一些秘書可以處理的政務,為了防止漏掉重要的細節,他都要親自料理。
  在非洲時,他經常陪同總統到各地視察。但是曼德拉出門,從來不允許下屬提前打招呼。“他要看到真實的南非。”羅才貴說。
  換車3次仍遭槍擊
  曼德拉:“淡定啊,兄弟”
  1994年6月20日,羅才貴坐飛機到開普敦接從國內過來探親的妻子。“我妻子能夠過來,其實是曼德拉邀請的。”羅才貴對曼德拉的細緻體貼仍感慨不已。“初來乍到,彼此只是禮節性問候一下,後來他就稱我為‘兄弟’。”
  羅才貴在南非的那段時間,當時的政局並不太平。
  1994年12月20日,在一次總統巡視中,羅才貴隨車前往。出發之前,曼德拉的警衛讓羅才貴換了3次車,雖然有些納悶,但他並沒有在意。行進途中,針對曼德拉的暗殺槍擊發生了。羅才貴乘坐的第一輛車的輪胎被槍彈擊中,車身劇烈顛簸,羅才貴還沒回過神來,車子就翻了幾圈,幸好旁邊是一條溝壑,車子才沒有翻下山崖。當眾人將羅才貴從車裡救出來時,他全身肌肉多處拉傷。
  “我告訴了總統先生我當時內心的恐懼。”羅才貴說,但是“久經沙場”的曼德拉卻十分鎮定,“這事非常常見,淡定啊,兄弟。”
  B面
  生日宴是自助餐
  “不抽煙,不喝酒,只喝蘇打水。”
  1994年7月18日,是這位南非國父當上總統後的第一個生日。有500多人出席了他的生日宴會。但是,“盛大”宴會的地點不是在大酒店,而是在一個橄欖球場的角落裡。而招待嘉賓的形式,是自助餐。
  “那天我一直排隊一直排到下午2點才吃中午飯。”人太多了,羅才貴回憶,曼德拉十分自律,不抽煙,不喝酒,只喝蘇打水。即使在這麼一個極具紀念性的日子里,曼德拉也只用了蘇打水。
  “除了不喝酒,他也不抽煙。出國訪問的次數也特別少。”羅才貴說,在曼德拉當上總統的那一年,他只去了周邊的一些國家。因為身體不適,去了一趟沙特阿拉伯檢查身體。後來,訪問了美國。
  在曼德拉精細的“算盤”里,外事訪問總是能省就省。“就因為這樣,我也沒有跟著他去美國。”1994年10月,原定羅才貴要一起前往的美國之行,因削減開支不得已作罷。羅才貴說,儘管曼德拉當上總統後,因南非本身薄弱的經濟基礎,所以經濟起色並不大,但是他卻很受南非人民的尊敬和愛戴。在羅才貴回國時,曼德拉贈給他一塊手錶作為禮物。
  |人|物|名|片
  羅才貴 1949年生於四川省峨眉山市,1976年畢業於成都中醫學院醫療系中醫專業,留校工作並先後兼任中華醫學會成都針灸學會理事長等多個兼任職務。
  1994年被中國政府選派赴南非為曼德拉擔任醫療保健工作,獲得曼德拉及國際專家極高好評,曼德拉還親筆給中國政府寫信贊揚。1994年8月25日,南非政府宣佈:“在南非行醫的中醫醫師,凡考試合格、取得行醫執照者,就准予在南非行醫。”
  華西都市報記者 張想玲 見習記者謝燃岸攝影記者呂甲
  |他|與|中|國
  如飢似渴讀《毛選》 74歲訪華登長城
  曼德拉與中國的淵源始於早年的開普敦生活時期,他尤其喜愛《孫子兵法》這樣的戰略書籍。1990年4月,曼德拉剛告別牢獄生涯一個月,在納米比亞與時任中國副總理吳學謙的交談中透露:“我二十多年在羅本島獄中生活的精神支柱來自中國!”曼德拉說,髮妻溫妮應他的要求捎來《毛澤東選集》(英文版),他如飢似渴地從頭到尾認真研讀。
  1992年10月,還是南非非國大主席的曼德拉在74歲高齡時,訪華之旅終於成行。雖然沒有去成紅軍過大渡河的鐵索橋,但他圓了登萬里長城的心愿。
  |他|與|家|人
  曼德拉一生娶妻3次
  曼德拉的一生備受全世界人民關註和敬仰,他的婚姻和家庭生活卻鮮為人知。曼德拉一生娶妻三次,育有5個子女。
  髮妻伊夫琳
  23歲時,為逃避包辦婚姻,曼德拉逃往約翰內斯堡。在那裡,他結識了第一任妻子伊夫琳·馬塞。1958年,曼德拉與結髮14年的伊夫琳離婚。
  “麻煩”溫妮
  1958年6月,曼德拉和溫妮·馬迪克澤拉-曼德拉結婚。在曼德拉入獄27年當中,溫妮四處為他奔走吶喊。27年間,溫妮以書信、探監等方式和曼德拉保持聯繫,但同時她也身陷謀殺、婚外戀和腐敗醜聞。
  1992年4月,兩人宣佈分居,4年後離婚。
  柔情格拉薩
  1998年7月18日,曼德拉80周歲生日當天與格拉薩·馬謝爾成婚。格拉薩是莫桑比克前總統薩莫拉·馬謝爾的遺孀,比曼德拉小27歲,性格嚴肅、溫柔。 據新華社  (原標題:中醫止痛 成都醫生助曼德拉贏得大選)
創作者介紹

Yelong

ns56nsvdf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