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平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
  考慮到目前工業領域產能過剩壓力仍較大,下半年國內需求難以大幅回升,工業與製造業領域的緊縮壓力仍將持續,不排除持續時間會超出上一輪通縮的可能。我們需要密切關註PPI持續緊縮對未來工業增加值及固定資產投資形成壓力,進而拖累整個經濟增長的可能性。
  賈康
  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所長
  不到非出手不可的時候,政府不必進行大力度刺激,市場本身能夠更好貫徹優勝劣汰、擠出落後產能的功能。就是要企業感覺更緊一點,更困難一點,通過這樣的壓力來提高經濟增長質量。在微刺激下中國經濟一些先行指標已轉好,全年實現7.5%左右增長目標是大概率事件。
  高善文
  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
  過去幾年,政府在實施總量反周期政策的同時,對微觀經濟活動的干預顯著提升,這可能造成在一些國有資本比較集中的行業企業明顯地逆勢增杠桿,例如煤炭行業和電力行業。前者與政府對行業的整頓有關,後者與政府持續的電價管制密切關聯。
  尹中立
  中國社科院金融所研究員
  我國新股發行制度最明顯的缺陷是所謂的“三高現象”,即新股上市高發行價、高市盈率、高超募資金,客觀地說,這是歷史發展下形成的。新股定價的不合理主要緣於二級市場價格的扭曲,在這種扭曲得到糾正之前,新股發行定價的“三高現象”很難避免。正確的做法是回到十八屆三中全會的精神上來,應該讓市場在資源的配置上起決定性作用。   (原標題:每日微評)
創作者介紹

Yelong

ns56nsvdf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